热搜: 趋势股市证券概念股

您的位置: 零点财经>>主力研究> 2020年A股怎么投?公募投资大佬最看好这些行业

2020年A股怎么投?公募投资大佬最看好这些行业

2020-01-22 11:11:23  来源:主力研究  本篇文章有7149字,看完大约需要24分钟的时间

2020年A股怎么投?公募投资大佬最看好这些行业

时间:2020-01-22 11:11:23  来源:主力研究

原标题:万字长文!2020年A股怎么投?公募投资大佬最看好这些行业

2019年12月17日,基金君邀请到一位重磅嘉宾——广发基金副总经理朱平,为大家分享了2020年投资策略及2019年价值投资心得。朱总拥有22年证券从业经验,投资年限16年。他是国内第一代公募明星基金经理之一,在坚持价值投资方面积累了丰富的投资经验。

2019年的结构性市场中,主动权益基金获得了显着的超额收益。全市场有5只主动权益基金年内收益率翻倍,其中有3只产品是由广发基金管理。其中,广发双擎升级的收益率达到121.69%,排在全市场主动权益基金第1位。

朱总表示,2019年,广发基金旗下多只基金表现比较好,一方面是投研团队坚持做价值投资,选择最好的公司;另一方面则是表现优秀的基金经理对行业周期判断相对准确。在其看来,广发权益基金经理的风格比较明确,投资者可根据自己的偏好和需求来选择适合自己的产品。基金君整理了当天的活动文字精华版,分“机遇与风险篇”、“投资策略篇”、“基金投资篇”,与大家一起共享。

朱平:美林时钟在中国的投资实践中有一段时间很起作用,尤其是当投资波动变化比较明显时,出现四个比较经典的阶段。现在中国经济一直处在转型过程中,GDP是L型,投资的变化幅度不大,周期基本是被熨平的,在这样的经济环境中,美林时钟对投资指导作用相对较小。从美林时钟的角度来看,现在经济处于小反弹阶段,是库存周期上升阶段,这个阶段幅度不是特别大,持续时间也不是特别长。

朱平:“逆周期调节”就是防风险、调结构。当我们面临风险,比如外部贸易摩擦风险、中国经济去杠杆可能带来的风险,经济出现较大的下行压力,政府通过逆周期调节,平滑经济运行,使经济在稳定的轨道中运行。这是我对政府逆周期调节的理解。

朱平:2019年年末以来,消费类和医疗类公司出现滞涨现象很正常,因为消费类和医疗类股票是比较传统的成长型股票,它们的成长速度稳定在一定区间,很难出现爆发式快速成长,销售渠道、生产能力是成长上限。当公司阶段性估值比较高时,2020年的业绩已经反映在股价当中,这种情况下,消费和医疗公司调整是正常的,也是为2020年留下空间。

低估值补涨,我们要分开来看。一些公司可能是大行情,比如2019年年初白酒的行情,由于2018年大家对白酒的预期非常差,估值很低,2019年出现了戴维斯双击,使得它们出现非常大的涨幅。但一些低估值公司的成长空间已经看得见,没有太大成长空间,虽然业绩非常好,但可能成长壁垒不是那么强,所以估值非常低。还有一种是它们的ROE非常低,长期发展速度比较慢。这类型公司也不会有太大涨幅,因为这种类型的公司每年只有一波10%-20%的空间,今年涨了,明年可能就不涨了,所以对于低估值品种我们要一分为二来看。2019年市场非常好,也有可能跨年度行情先涨一波,但是普涨行情我们也不能有太高期望。

2020年的市场风险在这几个方面:一是中美贸易问题,现在达成了第一个协议,美国对我们的关税降低不多,人民币汇率、国外对中国50指数表现都不是很正面,2020年压力仍然存在。二是中国经济处在转型过程中,我们也看到政府有一些逆周期调节措施,在去杠杆、转型过程中,我们要警惕突发事件引起整个经济的风险。三是2019年虽然大家一直喊“狼来了”,全球经济和美国经济下降,但实际上美国股市创出新高,全球经济是不是这次通过美国降息熨平将来的调整也是一个未知数,这些都要等到2020年才能看得更清楚。

朱平:大消费类板块的表现,我们做过长期研究,发现它们的长期表现非常好,可能80%时间都能跑赢指数,所以对于消费板块的布局,除非经济表现比较差,市场整体没有好的表现,消费板块可能会受损失,或者市场出现一些极端情绪,比如2015年这种情况下,消费可能跑输市场。大部分情况下,消费板块都是值得重点配置的品种,2020年仍然可以重点配置。

朱平:长期来看,中国的一些行业还是有明显优势,比如医疗、消费、TMT领域。在2020年景气向上的大背景下可以寻找一些子行业的机会。现在看来,以电子通信为代表的TMT行业2020年进入加速赛道的子行业相对较多,从2019年三、四季度开始,我们看到以半导体为代表的电子行业,产品价格、公司业绩、收入都有明显的体现。

2020年我们还能看到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从整车、电池、零部件,一直到上游,时间可能有先后,也会出现行业景气向上的行情。电子领域也是如此,演绎顺序可能先是半导体、设计,再到封装、设备,PCB在2019年上半年是比较好的周期,2020消费电子、5G通讯年,这些电子的子行业2020年进入加速赛道。2020年传统的计算机软件行业也有一些子行业进入景气周期,如安全软件、视觉软件等。

消费的子行业当中,白酒已经过了最快增长速度的阶段,但是以中央厨房to B食品加工领域应该还处在加速增长的赛道上。

朱平:新能源汽车2019年是比较惨淡的一年,2019年新能源汽车补贴取消,需求下降。去年取消了汽车补贴,今年会有自然增长。近期还有一个新闻,欧洲可能会提高新能源补贴,我们将会看到欧洲大厂(如大众、宝马)今年都会有新能源汽车量产,我们预计新能源汽车今年会是较快增长的年份。

光伏相对成熟一些,2018年单晶硅就超过多晶硅,所以光伏的增长更多是高点的持续增长,弹性相对小一些,光伏2020年投资增长也会非常快,因为大家还是预期光伏平价上网会否带来下一次更大量级应用,但我觉得2020年还看不到平价上网带来的巨大增量。

朱平:我没有听说过五年翻番的数据,所以没有办法对数据作出准确判断,但是从趋势上来看,2020年才是5G增长最快的一年,2021年也是快速增长的一年。但5G产业链是非常笼统的行业,有直接相关和间接相关的行业,直接受益的就是5G基站的建设、终端的建设,间接的可能是5G的出现使得流量增加,流量增加又带来设备投资的增加。比如5G带来手机流量提速,可能对手机应用带来提升,包括VR、游戏,这些都是间接的影响。我们现在难以评估5G间接会带来多大影响,只能边看数据边总结。

朱平:5G产业链主要是电子行业,从估值上我们做了测算,2019年末的估值大约是历史分位数的40%多,按照2020年的盈利预测,估值分位数还会更低一些,因为2020年的盈利预测非常好,尤其是跟5G相关的行业,包括芯片、消费电子等,它们的预测增长非常快,科技股在2020年至少上半年还是有投资机会。

消费板块是一个长期保持稳定增长的板块,波动性比科技股小很多。科技股有一些产品周期,有些科技股,比如面板、晶圆制造有比较大周期性,而消费股相对而言是轻资产行业,周期属性较低,大部分时间消费板块都是可以配置。2020年增长比较稳定、估值合理的消费品种仍然有机会。

电子相对不错,机械行业次之,长期表现弱于电子。2019年,有些制造业公司表现不错,如果从消费数据来看,2020年可能不会有今年这么好的表现。但新能源汽车产业链2020年还是有比较好的表现机会。

朱平:经济周期对资本市场的影响是有变化的,也就是说在不同经济发展阶段、不同的经济结构对经济周期的影响是不一样的,经济周期可能十年前对中国股市的影响非常明显,经济增长速度改变也非常明显。现在这个阶段,包括美国,可能经济周期的影响不是那么明显。随着经济增长速度趋于平稳以及政府调控能力的提升,经济周期对股市的影响可能会越来越小,或者说经济周期波动本身就在变小。

中国接下来的五年规划应该是经济转型关键时期,所谓的转型就是能不能去地产化,地产产业链在GDP中的比例显着下降,而消费、服务、科技等占比提升。如果消费、服务、科技占比提升,这些占比提升的领域就是我们寻找长期收益的沃土,可能其他领域也有回报,但最多的回报应该来自于这些领域。

朱平:核心资产,首先要从行业维度判断。行业需求是否在增长,行业是否有利润,不能是利润很薄的行业。其次是企业在行业中的地位,企业跟同行比,市占率尤其是盈利能力要很强。第三,要看公司有没有核心壁垒,一定要有能力保护自己的盈利能力。从这三个角度分析一家公司的资产是不是核心资产。

从刚才说的三个角度来看,白酒、医疗应该算是核心资产。白酒虽然总消费量已经没有增长,但从高端酒品质升级角度,还是有较大增长空间,所以高端白酒还是核心资产。医药方面,没有壁垒的仿制药肯定不是核心资产,而做创新药产业链、医疗服务,形成壁垒的公司是核心资产。科技领域未来也会出现很多核心资产类的公司。

朱平:确实中国过去有大小年的表现,2019年涨幅较大的核心资产,2020年肯定是小年,不可能有2019年这么大的涨幅,但是2020年是不是就像2017年到2018年那样出现反转下跌,现在还很难得出结论。核心资产不是固定不变的,有些资产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崭露头角,也有一些经济环境改善的子行业出现新的核心资产。

所以我们对于核心资产应该有更深刻的认识,不是贴标签,而是通过ROE,通过这个企业在行业中的地位、盈利能力、所处行业来判断是不是核心资产。如果是核心资产,是有长期投资价值的,如果短期估值非常贵,可以忍一忍,但是这种核心资产2020年出现调整的时候就是买入的时候。

朱平:对于价值股和成长股,大家的评判有模糊的地方,也有确定的地方。所谓价值股,最严格的判断标准就是账面价值比市值还要高,也就是PB低于1。也有标准是看公司的分红收益率、市盈率都比较低,比如10倍市盈率,分红收益率超过3%,这样的股票是价值股。

成长股,顾名思义就是业绩能成长,这种成长不一定要求你有很好的现金流,它更需要行业未来有成长空间,公司未来利润能成长。但是有一些公司属于价值股和成长股的中间地带,比如估值不是很贵,业绩也在成长,可以归结到成长股,也可以归结到价值股。

2019年还有一种股票,我们把它叫做科技股,科技股跟成长股有所不同,成长股我们能看到业绩成长以及业绩成长的计算,比如销售收入等。科技股的资产有时不是固定资产,可能是研发投入或专利,或者费用、商誉等等,你看不出它的资产在什么地方,但它已有很多客户,之前公司没有什么利润,到了某一个节点,利润会突然增长,这种股票的业绩可预测性比成长股难很多,但有时我们也把这种股票算作成长股。

根据这样的分类,估值是非常难的,基本面研究是一门科学,可以进行研究,但估值有时是一种艺术,尤其是短期估值。一般来说,价值股的估值我们主要用市盈率进行估值,对于价值类周期性股票有时用市净率,因为当这个公司业绩要变好,我们不知道它变好到什么程度,那么我们看它的市净率是不是低于1,再看历史平均市净率是几倍,市净率也是一种估值方法,但一般用市盈率进行估值。

成长股的估值也是用市盈率,但有时用PEG(市盈率相对盈利增长比率),即业绩增长和市盈率比值,如果小于1,也就是说业绩增长速度大于市盈率,估值就相对有吸引力。但有时还要看确定性,比如很多医疗股公司的PEG在2以上,成长壁垒比较高,估值也是相对合理的,所以成长股的估值变动幅度比较大。

朱平: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也是我们要考虑的问题,比如消费品,2018年6月我们发现零售数据很差,当时我们想是不是由于端午节的原因,过了一个月,数据有缓和,但接下来数据急转直下,如果根据这个数据投,我们有一个月时间可以避免年中消费品大幅调整。像2019年,半导体周期处于下降阶段,但我们跟踪台积电的订单数据,发现许多半导体设计公司从年中开始明显出现向上的数据。所以如何跟踪消费品和科技行业景气度是很细致的活。

笼统地说,消费品我们可以跟踪数据,白酒我们还要跟踪价格,科技行业会跟踪上下游以及价格。不同品种、不同行业,想寻找最合适的指标,说起来可能会比较复杂,因为有很多子行业,每一个子行业的跟踪景气度指标都不完全一样。

朱平:对于科技型股票的投资,中国的股市2013-2015年就出现过一波行情,但经济基础还不够,而且当时最好的科技股在美股上市。2019年以半导体设计为核心的科技股很好地体现了科技股的特征,业绩增长速度非常快。如果我们对中国经济未来发展充满乐观,中国发展到现在阶段,经济转型、提升附加值,科技行业的成长是重点突破方向。基于这样的考虑,我们认为科技股的投资可能是将来相当长时间内的投资主赛道之一。

科技股的投资逻辑可能和传统消费股、医疗股不太一样。科技股的资产很难看出来,可能是研发投入,可能是专利,也可能是新药证书,还可能是客户数,比如互联网企业就是客户数,所以从资产的角度,它们是不一样的。成长方向也不一样,有医疗股,有互联网公司,有半导体硬核科技公司,半导体公司又分为设计公司、IDM公司,这些类型的公司业绩变动规律不太一样。如果我们研究这种类型的公司,就算行业需求看对了,但是由于它们业绩变化规律不太一样,这些公司在估值、成长空间和速度上也都不一样,这是我们要把握的重点。另外,科技股一定要投第一名,科技行业的龙头公司有非常高的投资收益,主要是因为第一名的利润非常丰厚。

朱平:这个问题回答起来挺有难度的,成功投资应该是挣钱的,挣多少钱算成功,挣多少是不成功呢?有时候可以是相对,比平均水平挣得多就是成功,有时也可以是绝对,尤其是长期来看,如果长期复合收益超过10%就算良好,长期复合收益超过20%就是顶尖高手,在全世界都不算低。所以成功的投资最起码是不亏钱,一定要杜绝亏钱。

2020年我们面临的形势是经济周期回暖,从外部环境来看,中美贸易战、去杠杆都已经经历了。从估值情况来看,2019年的核心资产的估值已经不便宜,2020年估值比较低的、行业景气度提升的行业可能会有更好的收益。当然,如果市场转暖,许多资金又进场,可能各种机会让人眼花缭乱,这些是投资的噪音,从基本面的角度无法分析。

朱平:投资框架和投资体系如何定义,没有很明确的描述。投资体系包括投资理念、知识结构。你有比较优势的知识结构,最后决定选择什么样的股票、要不要进行交易。要建立自己的投资框架和体系,要先把前面几个部分确定。要确定自己的投资理念是成长股投资理念,还是价值股投资理念。要确定知识结构或投资范围,知道自己对什么领域比较擅长,并在擅长的领域选股。有了这样的框架,选出来的股票跟市场的实际涨跌进行比对,看看哪些是有效的,哪些是无效的。形成了框架后,投资应该专注,只投资自己能懂,也能把握的机会,其他的机会不属于你,也别去追求。

这里面还涉及到你是做长期投资,还是做短期投资。因为这两种投资需要的框架不一样,需要的体系也不一样。如果要提高自己的能力,在确定上述框架之后,首先要提升我们的知识能力,如果对未来的判断是错的,或者不能对未来进行判断,框架就没有意义。其次是提高胜率,知道根据哪方面的知识得出的投资结论胜率高。第三是提升纪律,就像巴菲特说,投资的第一原则是不要亏钱,第二原则是记住第一原则。如果做错了,你要记住哪些是错的,把错的回避掉,通过投资纪律、提升安全边际来减少错误,投资能力的提升一定要减少错误,如果不减少错误,没有投资能力提升这一说。

阅读了该文章的用户还阅读了

热门关键词

相关阅读

为您推荐

移动平均线
股票知识
MACD
老丁说股
热点题材
KDJ指标
读懂上市公司
成交量
股票技术指标
股票大盘
分时图
股市名家
概念股
缠中说禅
强势股
波段操作
股票盘口
短线炒股
股票趋势
涨停板
股票投资
长线炒股
股票问答
股票术语
财务分析
炒股软件
上证早知道
经济学术语
期货
股票黑马
股票震荡市场
理财
炒股知识
散户炒股
外汇
炒股战术
港股
基金
黄金








































































































































































































































































































































































































































































































































































































































































栏目导航

友情链接

网站首页
老丁说股
李大霄
严为民
股票问答
股票术语
视频教学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20 零点财经保留所有权 鲁ICP备16025527号-1 免责声明:网站部分内容转载至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零点财经保留所有权 鲁ICP备16025527号-1

免责声明:网站部分内容转载至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打麻将必胜绝技 广东今天11选5开 广西11选5技巧 6场半全场 股票分析师炒股厉害吗 快乐彩十二选五浙江 qq分分彩 巨像财富 11选5*助手 五分彩 特工简.布隆德归来 股票指数期货走势 财富之都 7星彩 今日股票推荐哪个好票 昆虫派对 广西11选5走势图